广州按摩中心|广州沐足店怎么玩
在世界大變局中奮進新時代
  來源:新華社  作者:陳贄 劉麗娜 齊紫劍
2019-08-28 14:31:10

走近新千年第三個十年的門檻,世界呈現這樣的圖景:國際金融危機對西方自由主義秩序造成嚴重沖擊;經濟格局“南升北降”,全球化進程遭遇逆流;新技術、新產業革命催生發展理念和發展模式深刻變化。與此同時,恐怖主義威脅未除,地區沖突戰火難息,大國博弈駛進未知水域……

世界,仿佛正進入“無錨之境”,何去何從?

“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。”習近平主席這一重大論斷,深刻揭示了世界新的時代特征。近年來,中國綜合國力發展之快、世界影響之大同樣百年未有。中國,正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。

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,伴生著百年未有之不確定性和百年未有之機遇。站在新時代的關口,如何選擇,怎樣行動,關乎國運,關乎未來。

審“局”察“勢”: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,國際格局進入轉型調整期,多極化世界更趨均衡,中國成為最大自變量

27和193;40%和80%;100億和85億。

上面三組對比數據,從一個側面,折射著百年維度下的世界之變。

1919年,第一次世界大戰后,參加巴黎和會談判的所謂“萬國”代表僅來自27個國家。今天,聯合國會員國已達193個。對比百年前后的世界地圖,不難發現,在二戰后大規模民族解放運動和非殖民化浪潮后,世界面貌已天翻地覆。

伴隨民族國家政治覺醒,是經濟權重和人口對比變化。

2018年,以匯率法計算,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占世界經濟總量的比重約為40%,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比例約為80%。以目前增長速度,這些國家十年后的經濟總量將達世界總量一半。

根據聯合國數據預測,到2050年,全球人口將達到約100億,其中85億將屬于目前的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。

在百年“時間隧道”上進行比較,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,無疑是國際力量對比最具革命性的變化。

一個世紀內,數十億人口實現跨越式發展,那些曾在西方話語中被視為落后代名詞的國家與民族,正展現出蓬勃的生機與無限的活力。

亞洲——從“列強爭奪之域”走向“新的世界中心”;非洲——從“絕望的大陸”走向“希望的大陸”;拉美——從“西方冒險家的新世界”走向“謀求自主現代化的發展中地區”……

伴隨發展中國家經濟力量上升,特別是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,涵括主要發展中國家在內的二十國集團作用日益突出,而作為“發達國家俱樂部”的七國集團,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作用則日漸式微。從“帝國的黃昏”到“新興的黎明”,百年前幾個西方大國“喝杯咖啡就能決定他國命運”的時代一去不返。

“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崛起速度之快前所未有,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新陳代謝和激烈競爭前所未有,全球治理體系與國際形勢變化的不適應、不對稱前所未有。”習近平主席用三個“前所未有”,形容進入21世紀后的國際格局變化。

新的秩序醞釀形成,世界政治正在進入新的歷史長周期。習近平主席明確指出,“世界多極化加速發展,國際格局日趨均衡,國際潮流大勢不可逆轉”。

觀察家們發現,在國際格局變化的背后,交織著兩股巨大力量: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孕育興起,全球化進入新階段。

前三次工業革命,人類走過“蒸汽機時代”“電氣時代”“信息時代”。今天,世界正在開啟以人工智能、清潔能源、量子信息以及生物技術等為主的第四次工業革命。這一次,一些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后發優勢顯現,在某種程度上,它們已經與發達國家站在同一起跑線上。

全球“空前互聯”,乃至“萬物互聯”,全球化的驅動引擎已不再僅由發達國家提供,包括中國在內的重要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,成為新的發動機。

變局激蕩、秩序重塑,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,無疑是此輪百年未有大變局中最獨特、最震撼的篇章之一。哈佛大學前校長薩默斯直言:“21世紀上半葉的世界歷史重點將是關于中國。”

臨“危”尋“機”:變亂交織中,重重挑戰下,實現發展趕超,參與全球經濟治理,開創和平發展新范式的歷史機遇顯現

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下,必有前所未有之不確定性。

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猶存,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交織,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互生。歐洲持續在“分”“合”中糾結,中東和拉美的局部沖突不斷,世界經濟下行壓力加大……有觀察者警告,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體系進一步受到沖擊,世界甚至有可能面臨“失序”。

全球不平等加劇,財富分配嚴重失衡,技術革命帶來全球產能過剩,世界人口流動加劇了社會認同危機,恐怖主義、網絡安全、重大傳染性疾病、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持續蔓延,“社交媒體執政”顛覆公共治理規則……人類面臨許多共同挑戰,沒有人能獨善其身。

更令人擔憂的是,變亂交織的國際形勢中,大國關系進入未知水域。

一段時間來,美國“失態”“失義”“失信”沖擊全球。“美國優先”,單邊主義,霸凌主義,關稅“武器化”……既有國際秩序的設計者成為“破壞者”和“顛覆者”,這樣的情境令世界憂慮。  與此同時,美國視中國為“戰略競爭者”,矛頭指向崛起的中國。一年多來,美國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和技術圍堵在國際上攪起層層波瀾。傳統的西方強國,在日新月異的發展中大國面前感到種種不適,戒懼倍增。

信任赤字、治理赤字、和平赤字、發展赤字。世界面臨的種種挑戰令人憂慮,但新的變革機遇也蘊藏其中。

“縱觀人類歷史,世界發展從來都是各種矛盾相互交織、相互作用的綜合結果”“當前,我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,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兩者同步交織、相互激蕩”“我國發展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”……

習近平主席的這些重大論斷,洞悉歷史,深邃辯證。

要想抓住和用好機遇,就要準備迎接和戰勝挑戰,在應對危機的過程中創造機遇,化危為機,轉危為安。

全球化雖遭遇逆流,但求合作、謀發展仍是世界各國的共同愿望。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成長性市場、最被看好的主要投資目的地。做大蛋糕,分好蛋糕,努力消解經濟全球化負面影響、引導經濟全球化朝著開放、包容、普惠、平衡、共贏方向健康發展,越來越重要而緊迫。

這樣的機遇,前所未有。

有西方大國忙于“退群”“建墻”,但向往和平、向往更美好的生活,加強區域合作、推進多邊主義的聲音,在國際社會仍是主流。世界期待更有責任心的大國來承擔更大使命,在新一輪國際秩序重塑中獲得更大制度性權利,推動全球治理體制和國際規則更加公平公正合理,構建和平發展新范式。

這樣的機遇,百年未遇。

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,現代化建設邁入新階段,只要運用得當,新的外部環境壓力可以變為強大的內生動力,在新一輪技術革命大潮中實現彎道超車,推動中國高質量發展進入新天地。

這樣的機遇,辯證轉化。

中國的奮斗與世界的未來,相遇在命運的交匯點上。

啟“知”成“行”:提供“大思路”,創造新希望,與世界共進,構筑命運共同體

嚴峻的全球挑戰之下,是選擇渲染恐懼,還是選擇創造希望?這代表了不同的世界觀和時代觀。

在和平與發展主題下,“要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,建設好、呵護好人類共有的地球家園”,要“有以天下為己任的擔當精神,積極做行動派、不做觀望者,共同努力把人類前途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”,習近平主席這樣強調。

做“世界和平的建設者、全球發展的貢獻者、國際秩序的維護者”,做“國際社會的建設者而不是破壞者,做架橋者而不是挖溝者”。這既是中國的“知”,更是中國的“行”。

向內看,應對大變局,關鍵要辦好自己的事。面對世界經濟的“微妙時刻”,中國積極貫徹新發展理念,全力推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,把握好國內國際兩個大局,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,提升現代治理能力。

向外看,在全球化遭遇逆風之際,中國開啟新一輪對外開放,積極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。面對氣候變化嚴峻挑戰,中國始終堅守可持續發展承諾。

人類命運共同體、“一帶一路”、亞投行、絲路基金、進博會、世園會、文明對話……從思想理念,到機制建構,再到務實合作,中國方案,中國作為,契合新世紀的全球需要,正在凝聚起越來越多國際新共識。

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,中國的全球伙伴關系網越織越牢固,國際“朋友圈”越建越紅火,聚集的“人氣”越來越旺。

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篇新報告發現,從基礎設施投資到構建新的全球供應鏈,中國的引領作用,已經在不斷催生世界政治經濟關系的新現實。面對當前的挑戰,中國需有戰略定力、耐心資本,需要學會“與壓力共舞”,繼續與世界共進。

面向未來,挑戰更加復雜,機遇撲面而來。不管國際風云如何變幻,和平、發展、合作、共贏依然是全球的時代強音,機遇依然大于挑戰。

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,闊步邁進新時代的中國不會畏懼艱險,將堅韌堅定,砥礪前行,“同世界各國人民一道,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,攜手建設更加美好的世界!”

(責編馬越 編輯汪思維)

广州按摩中心 极速快乐十分 一本到2019东京热 广东十一选五 当前上证指数 pk10 快乐10分 同信证券如意理财平台 上证指数最新年线图 理财通买理财本金个会 性用品sm捆绑绳子 22选5 好运彩3 新疆25选7 福州股票融资公司 期如意期货配资 nba视频新浪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