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按摩中心|广州沐足店怎么玩
奶奶的牛角頂針
  來源:黑龍江日報客戶端  作者:李娜
2019-09-30 14:21:19

demo.jpg

一日收拾老屋,在一個泛黃的針線盒里,翻出了一枚斑駁的頂針。我知道,這是奶奶留下的。這枚頂針從我記事時就有了,套在奶奶的食指上,像是長在了上面一樣。它是用牛角雕刻而成的,很結實的樣子,要不奶奶也不會用了那么多年。這枚頂針,經過歲月的洗禮,散發著微弱的光澤,上面是縱橫交錯的花紋,深深淺淺,沒有太多的規律可循。有的地方,出現了圓形的凹槽,我猜想,一定是頂了太多次的針,才會留下這樣的疤痕。我心疼牛角頂針,更心疼奶奶的手。

奶奶針線活兒極好,能做被褥、鞋子、錢包、栩栩如生的小老虎,還能量體裁衣做合身的衣服,左鄰右舍都佩服得五體投地。每到年底,奶奶一邊說“巧人是拙人的奴”,一邊樂此不疲地為親戚朋友趕做針線活兒。我知道,她老人家最是熱心腸,要不每次去鄰村找同學玩,別人問起時,我也不會自豪地說自己是奶奶的孫女。我清楚地記得,每次這樣答,人家都會說:“你奶奶可是個大好人!”奶奶經常縫縫補補,家里自然少不了大包小裹的碎布頭兒,紅的、綠的、黑的、白的、花的,應有盡有。我便學著奶奶的樣子,胡亂縫制些東西。我做屁股墊兒的本領,也是得到了她老人家的真傳。

凝視著奶奶用了幾十年的頂針,突然鼻子一酸,滾燙的淚珠就像農村搖玉米機里的金燦燦的玉米粒一樣,噼里啪啦地迸濺出來,停不下。有人說,時間是一種可怕的東西,它會沖淡事故也會沖淡人情,會沖淡太多你曾以為刻骨銘心的事和人。然而我想說,這世上還有比時間更可怕的東西,那就是物,因為有個詞叫:睹物思人。就像失憶的人會被曾經的重要物品喚醒記憶一樣。多想再回到從前,蝸在奶奶的懷里讓她講老掉牙的故事,多想再吃一口奶奶親手做的片兒湯,多想再挽著奶奶手臂去村口的打谷場買冰糖葫蘆,又或者,只是靜靜地看奶奶縫縫補補……

印象中,奶奶總是閑不著,在做針線活兒時,常常習慣性地將針在頭發上蹭幾下,說發油能使針潤滑,還借機給我講“鐵杵磨成針”的故事。邊講邊用頂針使勁地頂住針鼻兒,針便一點點穿過,在另一面露出針尖,這個動作最令我欽佩,因為奶奶總是能讓針尖在她想要出現的地方鉆出來,不偏不倚又不會傷到手指。慢慢地,直到露出大半個針身,夾住針身一扯,用頂針纏住線使勁拉緊。又一次讓針尖在頭發上劃過,再重復之前的動作,連貫、嫻熟。我就在一旁靜靜地看,默默地學,竟也能穿個針,引個線,串個龍尾,剪個紙樣兒什么的。每當我做出一點小成績,奶奶就摸著我的頭,大夸她孫女了不起。我便在這樣的夸獎下,學會了更多的小技能。

有時候,我會伏在我視若珍寶的用碗櫥做成的寫字臺旁,看著奶奶在棉布上飛針走線。每一個針腳都是那么正當,每一個間距都是那么一致,有時,為了方便拆洗,用了拱針法;有時為了結實美觀,用了倒扎針。如今想來,拱針也好,倒扎針也罷,都是這條線該走的路。人生也是如此,陽光大道也好,羊腸小徑也罷,你走過的每段路,都是你的必經之路,都有它實實在在的意義所在。如今的我,不能像奶奶那樣,縫制出完美的藝術品。但生活中的小縫小補,還是不需要請求外援或者花錢的,這就足夠了。

回想當年,受經濟條件限制,只能穿奶奶用牛角頂針和黑白腈綸線手工縫制的衣物,如今想來,每一件,可都是限量版!

我這個人,喜歡炒菜、拌菜,喜歡將精心制作的菜品擺成自己喜歡的模樣;也喜歡水果拼盤,造自己喜歡的型。一煎,一炒,一烹,一炸,一刀,一刻,都是歲月的痕跡。每一道菜,我都拍了照片小心收藏,就像每走過一處風景,我都抓拍下唯美的鏡頭,沖洗出照片,收進自己的大影集里一樣。我不喜歡做重樣兒的菜品或拼盤,總覺得,活著,就要走不一樣的路,看不一樣的景,品不一樣的人生。總覺得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活成限量版,將日子過成一首詩。或七律,或五絕,或婉約,或豪放,任誰也模仿不了。要知道,你可以苦練梅蘭芳的唱腔,卻模仿不了他的神韻,因為梅蘭芳只有一個;你可以仿效卓別林的形象,卻復制不了他的思想,因為卓別林只有一個;你可以臨摹蒙娜麗莎的微笑,卻無法臨摹其中的奧秘,因為達·芬奇也只有一個。

每個人都不要做第二個誰,因為你要長成獨一無二的你,就像奶奶的牛角頂針,陪奶奶也陪我走過的日子,無可替代!

(摘自網絡)

(編輯:李樹泉 責編:晁元元) 

广州按摩中心 真人cs彩弹枪在哪买 股票推荐3只暴涨股 好运彩3 股票分析软件破解版 桑德环境股票 2013最新足球比分网站 akb48下海的有哪些 36选7 广东快乐10分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诸城期货配资公司 2012年欧洲杯即时比分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东京热n0793 30选5 山东11选5